临港控股党群网
创建长三角科技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启示

 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当前经济发展最活跃、开放程度最高、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,优势明显。

  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,美国变本加厉地蓄意制造对中国的“围追堵截”,更加重了全球经济衰退寒潮对中国的影响。长三角外贸出口量一度锐减80%。大疫当前,强敌压境,长三角的短板、弱项显露无遗,同样也反映出珠三角、京津冀和全国的短板、弱项。长三角能够脚踏实地有效地“补短板、强弱项”,必将影响全国范围的“促提升”。

  从海关总署的分析看,商品组成部件多、成分复杂(尤其是依赖国外)的产业链长的行业,生产及产品交付依赖国际航空运输的企业,受影响最大。显然,只要一个环节不能正常保质保量地复工复产,整个行业链条就“散环脱节”了,甚至瘫痪了。国际航空(航海、铁路)运输停航、断航、减少航次、提高成本,也必然严重伤害相关企业的生产适应能力,打乱了其既有的生产流程和秩序。

  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,目前全球经济社会发展趋势前景堪忧。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再次爆发及持续恶化的不确定性,蝗灾、战争等雪上加霜,乃至经济萧条、社会倒退的世界性危机危局,已经是大概率。美国必将不顾一切、不遗余力、不择手段地力保其世界霸主地位和美国利益至上的所有权益(无论合法还是不合法)。各国,尤其是发展中国家,尤其是被美国确定为最主要对手(敌手)的中国,在逆境中拼搏振兴,需要较长的生命和生态循环周期,需要在美国的铁幕围墙中闯出一条生路,需要重塑民族复兴的勃勃生机。

  补短板就是补缺陷。来源于美国管理学家木桶理论的“短板”说,“木桶能装多少水,取决于最短而非最长的木板”。依葫芦画瓢技不如人,是最大的短板和缺陷。我国的市场是大国,需求是大国,生产的数量、质量和配套跟不上,必然存在短板和缺陷,存在必须自主创新解决的重要机遇。

  常常听到我国“是大国、不是强国”之说。出自政府之口,年复一年“只听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”,流于本本上议论的敷衍之说。出自企业之口,年复一年雷声大、雨点小,造势多、落实少,总是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,难见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。

  “大国”与“强国”之间,补齐短板、弥补缺陷,需要搭桥架梁,需要综合协调政策、资金、人才的配置支撑平台。不能只是模仿,不允许投机山寨,必须“反对那种强不知以为知,专业知识贫乏而自封专家、权威的银样蜡枪头。”(吴晗语)

  据介绍,联合国200多项工业分类中,以技术性能指标界定为世界该领域第一的项目,还没有一项在中国规模量产。

  例如,我国国内齿轮传动市场和产品生产集中度较低,产品质量、产品设计、工艺开发、制造装备和检测试验等综合技术水平落后。一方面,中低端产品产能过剩,同质化恶性竞争;另一方面,高端产品技术支撑与生产能力不足,汽车自动变速箱齿轮基本被国外垄断,工程机械、高铁、舰船、机器人减速器、航空发动机等高端齿轮传动装置大量依赖进口。国内生产企业集中在京津冀、长三角、辽东半岛、成渝地区及郑州-洛阳-西安一带,江浙是通用齿轮传动产业的重要基地。

  奇怪的是,我国齿轮传动行业领域的技术短板、产品缺陷如此明显,几十年得不到长足地改善和高质量地规模提升,被西方高度重视的世界一流ZY齿轮传动技术,却保持在华裔发明人手上20多年经久不衰。境内外举办公开对抗性的多次“擂台”式测试对比,均展示了ZY齿轮传动技术,具有国际先进水平5倍以上的承载能力等优秀技术指标,以及明显的低成本优势。

  更奇怪的是,发明人多年来积极寻求落地国内,创建中国ZY齿轮传动技术和产品基地,每年可实现100亿美元创收,却因为体制机制不顺、政府举棋不定、企业猜忌多疑等一些原因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与国内合作失之交臂。其中不乏江苏、浙江、广东、天津的政府和企业。

  据悉,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(NSF)、国家环保署(EPA)、新罕布什尔州和佛蒙特州政府与议会、美国齿轮协会(AGMA)和一些知名机械企业,正在说服发明人去美国立足、合作、发展。美国的明确目标,是取代德国和日本,扩大美国在每年500亿美元的北美市场份额,控制每年800多亿元人民币的中国高端市场份额。美国NSF对ZY技术可以降低美国单位GDP 能耗 1-2 个百分点的传动效率极感兴趣;美国环保署对ZY技术能够彻底消除齿轮热处理环境污染极感兴趣。

  依照李克强总理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,在长三角创建一个“齿轮传动技术(补短板)自主创新示范区”,实行重点项目攻关“揭榜挂帅”,如何?

  强弱项,就是破弱项、立强项。对于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来说,衡量推动和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弱项还是强项,根本的标准,一是有没有主权。二是不受制于人。在此前提下,还要看是不是具有前瞻性、扩充性、包容性、生长性和安全性,以及与未来环境生态变化的融合性、关联性和平衡性。

  我国的网络信息空间,是我国当然的主权领域。“没有网络安全,就没有国家安全”,正是这个道理。凡我国陆域、海域、空域所及的陆海空天边界范畴,皆是我国网络信息空间覆盖的主权领域范畴。主权不可让渡、不可交易、不可掩盖涂抹,不是空头支票。

  我国迄今没有自主可控、不受制于人的主权公众网络。美国因特网在我国“一网天下”,没有竞争,没有制衡,肆无忌惮,有恃无恐。一旦发生美国利用网络全面反华反共分裂我国的事件,一旦发生美国利用网络蓄意对我国断电断水断气断交通的事态,一旦发生美国大规模瘫痪我国公众网络、大规模制造数据混乱的局面,即便我国被迫主动断网断服,损失与后果都不堪设想。逾9亿网民和全国亿万企业是直接受害者,怎么办?

  我国工业和信息化部2017年9月修订公布的《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》规定,“工业和信息化部对全国的域名服务实施监督管理”,“‘.CN’和‘.中国’是中国的国家顶级域名。”

  中国国家顶级域名“.CN”,是1990年10月正式在美国国防数据网络信息中心(Defense Data Network Information Center,简称DDN NIC)注册的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hina Internet Network Information Center,简称 CNNIC),作为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APNIC)的国家级IP地址注册机构成员(NIR),负责为我国的网络服务提供商(ISP)和网络用户提供 IP地址和 AS 号码的分配管理服务,负责运行和管理国家顶级域名“.CN”和中文域名系统等。

  奇怪的是,CNNIC已经在2002年,将中国的国家顶级域名和国际通用顶级域名的注册管辖权、交易权等转让给了美国Afilias公司(成立于2000年10月,总部设在宾夕法尼亚州)独家代理(经营),并签署了包括收益分成、回扣、涉及法律诉讼等条款的合同。也就是说,因特网的国家顶级域名“.CN”,早已被作为商品交易给了美国公司,脱离中国政府的实际监督管理已经18年!据悉,美国Afilias公司还授权日本、台湾的公司“代理”。究竟有多少美国、日本、台湾的企业机构,打着中国国家顶级域名的招牌在网上大行其事?CNNIC每年得到多少利益分成?多少回扣?回扣都是给谁的?中央网信办、中科院、工信部掌握不掌握情况?国家监察委员会、检察院、财政部、审计署清楚不清楚真相?

  严重的问题还在于,一个实际上丧失了国家顶级域名监督管理权且出让了正当控制权、收益权的中国公众网络,如何奢谈网络信息空间安全、网络域名根服务器?

  完全依赖于美国因特网、完全受制于美国的我国公众网络,显然是我国最大的安全软肋和弱项,是威胁我国国家安全最严重的空洞和黑洞。

  在上海开发的IPV9网络中国CHN国家顶级域名,2013年1月已经上海市版权局审核登记版权。陆续登记版权的还有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德国、加拿大等100多个国家顶级域名。IPV9研发团队,已经为构建我国的主权公网做了许多准备工作,并已经在上海、杭州、苏州、泰安、北京、长春、新疆等地的公众网络上开展了相关实验。

  如果在长三角创建一个“国家主权网络规模试验示范区”,允许网民(企业与个人)自愿上网体验和参与应用开发,同样实行重点项目攻关“揭榜挂帅”,又如何?

  以明确的补短板、强弱项、促提升目标起步,创建长三角的自主创新示范区,是真正落实与实践总书记“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、于变局中开新局”之举。总书记不仅是“提醒”我们,更是为我们“开窍”,激励我们在危机和危局中更加勇于和善于自主创新、创新进取,以全新的自主创新精神风貌,奔向新的起点、新的时代、新的未来。


  来源:政协头条